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资本狂欢背后,受伤的仍旧是租客

2020年05月12日 11:10

“如果说买房是吞人的魔,那租房就是吸血的鬼了”在深圳租房有二十年时间的王先生抱怨道。

二十年前王先生来到深圳,开了一家餐饮店,二十年间,王先生一直租房给员工当宿舍,初来乍到的王先生也一起租房住。这二十年间,王先生跟他的员工前前后后搬了近十次家,起初租的是城中村,虽然环境差点,但是价格便宜,那时城中村的房租只有几百块钱,比当时正经的二居室便宜多了。

后来,王先生餐饮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便改善了员工的居住条件,租下了靠近店面的三居室,王先生回忆,“当时的房租只要2700,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换了几次房子,虽然房子的位置和大小都差不多,但价格却是逐渐上涨”。

如今王先生已在深圳城区居住有二十年了,谈及这二十年来房租的变化,王先生感触颇深“前几年房租都是小几百的涨,今年一下涨了两千,照这样下去还得了,怕是店也也支撑不下去了”。

“虽然店里的生意还不错,但如今人员工资高,房租也高,店铺的租金更是高的吓人,前几年是小赚了几笔,但最近都是保本的啊,真怕哪天会入不敷出啊。”谈到此处,王先生一直眉头紧锁,随即便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起了烟。

表面看,近期住房租金上涨,与毕业季、就业季的到来有关。但就深层分析,更多的是资本涌入后新的炒作行为,从炒房到炒房租,资本狂欢的盛宴背后,最终受伤的仍是租客们,王先生虽说事业遇到冲击,但也是有多年经验和积蓄的,那那些刚毕业的毕业生该怎么办?任由资本宰割?还是年纪轻轻就放弃大城市的机会?

难道坑蒙租客的“黑中介”已成市场常态?当然不是,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打造全方位的租赁体系为导向,以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和参与群体为基础,以行业领先的IT技术为支撑的租客网就自始至终以维护租客利益为己任,致力于打造租客更满意的租房体验感。

面对房租恶性上涨等一系列市场乱象,租客网更是表示租客网表示,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绝不会以一己之利去损害租客的利益,更不会为此去破坏租赁市场的风气。

市场虽乱,但租客网初心不忘,至始至终都在维护租客的权益,正是租客网无微不至的关怀给租客带来了“家的温馨”。目前已有众多租客选择加入租客网,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相信在越来越多用户的支持下,租客网定会为广大用户带来更优质的服务!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三星和韩国政府的恩怨情仇:捧得起你,就摔得起你

本篇文章3770字,读完约10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2020年6月9日,据韩媒消息,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要求逮捕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镕的请求。法官认为检方提出逮捕李在镕的合法性存疑、证据不够充分,所以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此前韩国检方申请逮捕李在镕,认为三星生物公司涉嫌会计造假欺诈,以及2015年三星子公司合并具有争议,很有可能违反了操作原则。但是无论如何,李在镕暂时已经安全了。在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入院四年持续昏迷不醒的状态下,李在镕深陷法务纠缠,对三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虽然韩国法院此次驳回了检察院希望逮捕李在镕的决定,但是检方已经表示将会继续收集证据,不排除跳过逮捕步骤直接将李在镕告上法庭的可能性。从1938年李秉哲创办三星商铺,再到李健熙接手将三星做到了占韩国整体GDP高达20%的跨国巨型企业,其已深透渗入了韩国的方方面面。三星从成长到辉煌,每一步都离不开韩国政府在背后的影子。然而当成长到“大而不能掉”的地步时,韩国政府对三星如今是更多的忌惮,而非依靠。兜兜转转近100年间,三星和韩国政府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政府倾心扶持1938年,李秉哲创办了三星商铺,开始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在日本入侵韩国结束之后,李秉哲重新成立了三星物产公司,并将其搬到了首尔。和平带来了三星公司的迅猛发展。扎根于国际贸易的三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为日后并购打下了资金基础。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独立,决定在政府层面鼓励重化工业发展。而这也给了李秉哲充分的契机。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部分资金扶持下,三星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决定在重工业,化学和石油等工业领域发展。也正是韩国政府给予的重化工业扶持计划,给了三星日后大力“砸钱”三星电子名满天下,创造了最大的资本基础。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诸如仙童和摩托罗拉,开始将组装基地设立在韩国。而原因正是韩国大力鼓动国外电子类公司在韩国投资建厂。在韩国的政策扶持下,包括三洋和东芝等日本半导体公司也纷纷到韩国设立组装厂。但是,这种趋势维持了十年,韩国也依然没有任何技术进口,只是做着最简单的组装工作。到了1970年,韩国的经济结构受到了冲击。政府决定不在轻工业等领域继续扶持企业,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半导体和电子领域。由此在1975年推出了“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而在这一计划之前,1969年,三星电子公司成立。1974年,提前获得风声的李秉哲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公司。韩国政府推动各大企业发展半导体和电子的决心是史无前例的。为此,韩国政府在同期开始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韩国政府将许多政府主导或投资的银行、航空、以及钢铁企业纷纷实行民营私有化,以这种方式“转让”给各大财团,对其进行经济上的帮助。韩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府加大财团”发展模式也将半导体行业初期投资的巨额亏损模式进行了改善,避免出现巨额亏损一家企业无法承受而倒闭的不利局面。政府的倾心扶持带来了韩国重化工业以及半导体行业的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不遑多让。在一众半导体扶持企业中,三星电子和三星半导体在李秉哲的独具慧眼之下,更具前瞻性地将宝压在了存储芯片行业。1983年李秉哲决定,对内存芯片以及存储芯片进行大规模投资,并且在韩国买下了超过200亩土地来建立存储芯片工厂。这一举动当时被视作一场大规模的赌博。因为在很多企业看来,三星进入的存储芯片市场已经是“夕阳西下”。外国企业都在纷纷退出这一领域。但是李秉哲的决定并非是一时脑热。1982年,韩国政府发布了半导体工业扶持计划,提出将实现国内消费电子产品需求和生产设备的进口替代。并且在韩国国内建立完整的半导体设备生产链。有了政府的扶持,李秉哲底气十足。从美光购买DRAM技术,从夏普购买加工工艺,三星同时与诸如英特尔等多个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许可协议。三星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存储芯片市场变成了“修罗场”。三星每一块存储芯片的生产成本为1.3美元,而售价仅仅是30美分。这就说明三星每卖出一块芯片,就要亏损1美元。仅仅三年时间,三星电子的累计亏损就达到了3亿美元。但是此时韩国政府站了出来,为了能够扶持三星这类的企业,韩国政府将日本的战争赔款悉数投入了近来,给各大企业提供了3.46亿美元的贷款。由政府领投,在短期内又募集了私人投资20亿美元。三星在DRAM技术上碰到了技术难题,韩国国家电子通信研究所倾力协助。研发费用60%由政府承担。政府兜底、政府采购、关税保护等等一系列政策为扶持下,三星电子安心发展。在1987年美日之间的存储芯片政策大战中,三星终于借着全球存储芯片吃紧,从持续的亏损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盈利。此后赶上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东芝,NEC等公司大幅削减在半导体电子上的投资。三星于是一举超过,在1992年成为第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图注:1977-2017韩国半导体出口金额来源:Wind,狮门1994年,韩国出台了《半导体芯片保护法》,并且规定了“五年半导体后续发展计划”。明文宣布,韩国国内尽可能实现自研自产,特殊设备需要进口的,也必须要求各大财团共同承包。从政府机构设置,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倾力的资金扶持,韩国政府在三星电子的成长道路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破裂的蜜月期在进入2000年之后,已经取得优势的三星电子以及三星半导体在全球市场上所向披靡。凭借着三星母公司在韩国其他领域的资金收入,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持续进行反周期倾销和竞争,造成了大批国外竞争企业破产。经过十多年的竞争,如今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三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而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SK海力士同样也是韩国企业。三星凭借着三星电子的爆棚式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并且在韩国国内取得了巨大优势。2017年,三星电子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5,旗下包含156家子公司。占到国内GDP20%之巨的巨无霸,韩国政府早已不是当初的大力扶持心态,而是转为了全面打压。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同时,三星当值的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同期调查。检方认为李在镕在朴槿惠任职期间,对其以及亲信崔顺实多次贿赂以谋取利益。李在镕被调查8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裁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数罪并罚,判处5年有期徒刑。随后李在镕上诉,才被改判为缓刑4年逃过一劫。没过多久,韩国政府要求三星整顿内部交叉持股。而交叉持股方式正是李健熙惯用的以少部分股权控制整个三星的手法。同年,韩国政府还强迫三星人寿抛售价值15万亿韩元的三星电子股票。文在寅还在推进通过议会立法,禁止保险公司对关联公司的持股价值超过自身总资产的3%,以此来打击三星交叉持股的问题。不仅副会长被查,2019年,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尚勋被提以破坏合法工会活动判处一年半刑期。韩国政府对财阀的炮火远不止三星一家。在文在寅带领下,韩国政府对财阀集团出手“不可谓不狠”。文在寅上台同年,提名金相九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2017年9月,金相九召集韩国财阀代表,宣布推动财阀改革公司治理架构,要求各大财阀限期完成。文在寅上台后第二年,就授意韩国检方突袭检查LG集团总部,调查取证LG家族成员涉嫌逃税一案。而在文在寅之前,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府先后对SK集团崔泰源会长实施拘捕,判处4年有期徒刑。韩华财团会长金升渊也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韩国因财阀而起,也因财阀而恐。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韩国政府鼎力扶持韩国财团,主动建立起了财团现象,将韩国的名片打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而如今,刀枪入库,等待韩国财阀和政府的,将是越来越激烈的对抗。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2020年06月12日 11:43

企业想做好软文营销,这些细节是必须要注意的!

营销软文在我们生活中无处不在,但是我们却很难发现,这就是软文营销推广的厉害之处。软文之所以为软文,是因为它软到有着润物细无声的效果。现在软文推广是企业用来营销的最重要方式之一,它是企业打响品牌、流量变现的好方法。关于企业怎么打造一篇能引来流量的软文,经常有网友私信问我,为此,小编啊少给大家总结了以下5点!只要做到以下这5点,企业就能成为“营销之王”:一、掌控关键词数量我们都知道,企业在做软文推广的时候,会在软文中加入企业产品或者品牌相关信息的关键词,从而让用户在搜索引擎搜索该关键词时就看到企业的推广信息。但是如果文章中加入了过多的关键词其实也是不好的。一方面是过多的关键词会让用户感觉拥挤、抓不到重点,从而降低了文章可读性;另一个方面是过多的关键词会让文章变得过于强硬,会让用户感觉到是在推广信息,从而降低了用户的体验感。最终导致这篇软文失去了意义。二、巧妙布局关键词在做软文推广时,除了要控制好关键词的数量,还要做好关键词的布局。一般,在写软文的标题的时候,一定要植入含有企业品牌相关信息的关键词。除此之外,在软文的开头、结尾和中间的随机一段,也需要有相关关键词的加入,但关键词的数量一定要控制在5%左右。三、内容可读性要强一篇软文想要有好的推广效果,内容的可读性一定要强。想要可读性强,文章中一定要点出用户的心声和痛点,并且根据用户的痛点提出解决方法,这样的文章更能吸引来用户的浏览和关注。四、不要有太多链接和关键词一样,文章中出现过多的链接就会影响用户阅读体验。做过网络推广的都知道,文章里的关键词带上链接,可以提高网站的权重,但是如果一篇文章的关键词链接太多,其实会让搜索引擎觉得这篇文章有广告性质、有作弊行为,严重的话还会被加以惩罚。一般,一篇好的软文,文中关键词链接放两到三个就可以,过多就影响用户阅读了。五、尽量要标新立异现在的软文铺天盖地,想要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就要学会标新立异。换位思考,同样的内容,你在这里看到了,在那里也看到了,肯定会视觉疲劳,而且现在平台的文章都是互相转载的文章,想要留住用户一定要不断地在内容上创新,才不会让用户产生疲劳。以上这些是小编做了这么多年的软文推广得来的经验,希望能帮助到大家。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上E推官网看下,上面有很多软文营销推广的方法,应该可以找到你想要的。

2020年06月09日 11:18

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

赵武贞(化名)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机构报告显示,18个重点城市中,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8元/平方米,同比下降12%。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公开资料显示,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月;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从1月的46000元/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月;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月。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8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下降12%。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租金水平呈现波动。今年3月,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73%,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47%以外,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青岛、烟台、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成交周期方面,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成都、深圳、南京、杭州)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低于60天。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需要2~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报告显示,依据调研,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同比下降20%;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从一线城市来看,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其中深圳、上海、北京等受疫情影响,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据了解,福建、长春、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杭州、成都、合肥、重庆、广州、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赵武贞告诉记者,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2、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据诸葛找房统计,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28元/平方米/月,环比微跌0.06%,同比下跌0.86%。但是应该看到,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45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43%,同比上升2.58%。西安、北京、天津、成都和济南,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值得注意的是,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63.45%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其中34.87%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贝壳研究院表示:“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新改善’需求集中释放。”

2020年05月18日 00:07